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星辰之主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白发生(下)
听书 - 星辰之主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五百六十二章 白发生(下)

星辰之主 | 作者:减肥专家| 2020-06-08 12:47 | TXT下载 | ZIP下载

    阪城刚刚入夜,喧嚣未静,平贸区的交易所倒是早早停止了交易,不过大批量的贸易公司、公关公司,还有研究所、设计院等等白领密集的场所,还是秉持了一贯的加班传统,不管有事没事儿,先把姿态做出来再说。

    当然,晚上的酒场肯定已经安排好了,北山湖上夜景游船,可是近期相当流行的交谊方式呢。

    坐船、喝酒、到对岸,然后乘地铁公交回家,真的把时间算到了极致。

    整个平贸市场,都流动着浮飘和躁动的气氛。

    不过这所有的一切,都与江冢无关。

    她穿着研究所的白服,坐在工作台前,整理今天实验的记录,将它与过往的海量实验记录接合在一起,进行分析和验证。

    这是一项已经持续了二十七年的研究。

    2070年立项,75年她作为助手参与,81年正式接手,然后辗转奔忙,最好的青春、最美的年华、最跌宕的人生,都融在里面,再也化不开。

    如今她已经年过四十,对当代大部分研究员来说,大约正是出成绩的时候,她也确实有一些成绩。但在这个主项目上,虽偶有起伏波折,但总体上还是她刚接手时的那个平稳线条,看不到任何大起大落的趋向。

    至少,按照实验设计的标准,是这样没错。

    江冢并不急躁,就算曾经有过这样的情绪,也早就在二十多年中磨砺干净,她有时候甚至在想,也许她要把这样研究进行到一百岁,然后退休,交给自己的孩子、学生,让他们继续下去……

    如果有那样的一天,人生也勉可算是幸福了吧?

    研究所其他的声息渐渐消歇,江冢并没有感应,只是专注于眼前的工作。这两天,她在该项目上的工作量,有一些增加——她需要为几天后,那位莫先生允诺给予的烂嘴猿组织样本加入,进行一些预设计,特别是要留出“警戒线”。

    即便已经有了近千万次的迭代,可每次加入强势畸变种的组织样本,对于本就属于“失稳定态”的畸变基因网络生态而言,都会产生剧烈的反应。

    这是考验实验人员能力的时刻。

    “叮!”

    玻璃器皿撞击的声音,就在耳畔响起。

    江冢真的是完全没有准备,惊得身子一颤,惶然回头,先见到了红酒瓶和玻璃杯,然后才是松平义雄瘦削的面孔。

    有段日子没见,他好像越发地不修边幅了,胡子拉碴,西装也松松垮垮,在大街上看到,冷不防还会以为被哪家公司扫地出门的前职员。

    当然了,但凡有点儿阅历的人,直面这位冷澈坚定的眼神,都决不会轻视之。

    江冢有些惊讶,这位虽说是大老板,但其实很少出现在研究所里的,更别提现在这样子。

    “你这是……”

    “喝点儿红酒,软化血管,顺便庆祝一下。”

    松平义雄不管江冢正进行到一半的实验设计界面,直接把酒瓶放在投影工作区。很不礼貌的行为,由他做来,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这说法你还在用啊!”江冢知道对面的性子,今晚上多半是办不成事儿了,低头笑了一下,“真难想象,你曾经见人就安利清酒的……庆祝什么?”

    松平义雄随手拔掉瓶塞,给两个高杯浅斟些许“庆祝‘血管’平台方向掉转,平贸市场上百家研究所成千上万的项目失去补贴,即刻死亡……而我们并不在其列。”

    江冢刚拿到杯子,便是微怔“谈判结束了?”

    “只是宣告而已,lrf例来如此。”

    松平义雄微笑着晃动杯子,像此道老手,但视线并没有停留在酒液或杯壁上,而是目注江冢“既然大批死亡,活下来的项目热度就自然提升,‘定向诱发’技术价位又涨了。”

    “恭喜。”

    江冢以为自己明白了,却也只是平静微笑,举杯向松平义雄示意。好像完全没意识到,那是她自家的研究成果,也是她目前在研究所的主要方向。

    既然给出去了,她就能拎得清。

    松平义雄也不客气,一声“谢谢”,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江冢不太擅长喝酒,但更不擅长拒绝别人,也陪着喝了一口。

    别看松平义雄专门拿红酒过来,其实在这上面,他完全不讲究的,江冢也一样。两个人就开始了对饮模式。

    这几年,江冢虽然来阪城的时间很少,但每次过来,松平义雄都会找个时间与她喝喝酒、聊聊天之类,大多时候是在那艘游艇上,现在游艇售出了,在实验室里也没差。

    坦白讲,这种氛围下,女性考虑的往往比男性还要多一些,江冢甚至有那么一份“觉悟”,可这些年来,老朋友始终是这个样子,她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江冢坐在椅子上,松平义雄就坐在实验室上,两人就从“血管”平台,还有lrf说起,聊一些技术方向的事情,更多还是松平义雄在发表评价

    “混沌机制下的生命培育……lrf又要往这方面洒钱。他们现在完全是随人起舞,那些老头子已经丧失了基本的判断力,空有最顶级的资源,却被玩弄于股掌之上!人之将死,可笑至此。”

    江冢喝了几口酒,苍白的面颊也微微发红,还有些想笑“听起来真值得庆祝呢。”

    松平义雄哈哈大笑,末了却问她“你呢,就没有兴趣要一笔资金?”

    “嗯?”

    松平义雄瞥了眼进入微光待机模式的虚拟工作区“你那个‘分布式生态网络’,其实很合拍的。”

    “不。”江冢回答得斩钉截铁,“决不!”

    “那就不吧。”松平义雄更干脆。

    江冢倒有些惊讶了“就这样?”

    “还能怎样,这项研究,相当一部分依靠你的‘解离’能力,你不愿意,还有什么可说的……不过,我明知道你会拒绝,还要给你讲,是因为有一件事,你应该知道。”

    “啊?”

    “你的‘解离’能力,理论上可能会有替代性的工具了。”

    江冢喝酒之后,脑神经多少有点儿迟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是怔怔地看过去。

    松平义雄居高临下,看她呆呆仰头的样子,哑然失笑“闭塞可是研究的大敌。不过情有可原,你毕竟不是圈子里的人,不知道里世界现在最火的是什么……罗中衡那个儿子,既是个宝藏男孩儿,又是个超级惹祸精,他拿出来的切分仪,现在已经让超凡研究领域地震了。”

    “切分仪?”江冢睁大眼睛。

    “是啊,就是厂里在赶工的那个。”

    松平义雄说得轻描淡写,真的只是在闲聊“回头我给你个现场录像,你可以研究一下,看看和‘解离’有什么异同,也估摸一下,看他后续会不会开发类似的功效……其他人说不定也可以的。”

    江冢皱起眉峰,努力思考了几秒钟,好不容易从“莫先生”和“罗南”复杂关系中脱离,回到熟悉的研究层面,慢慢点头“这样的话,倒是好事了。”

    ÷缬醒芯柯穑俊br />
    松平义雄放声大笑,几乎是笑哑了嗓子“看吧,这就是女人啊!”

    江冢抿住嘴唇,忍了两秒,终于也跟着笑起来,本能的好奇心也翻涌而上

    “你见过罗南吗?我上次见的时候,他还是小不点儿呢。”

    “啊……算是见过。”松平义雄笑容微微收敛了一些,“我还做过研究呢。”

    “哎?”

    “研究结果表明,他和他的父母都不太像。罗中衡聪明绝顶,光芒四射,变故之后又内敛隐忍;卜清文冷静理智,平时又温柔可亲……不像,真不像。”

    “那……罗教授?”

    “对,最像罗老头儿,特别是后几年,专注疯魔,六亲不认。”

    “什么疯老头,礼貌呢?”江冢有点儿不满,“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热血男儿松平义雄,也变得口无遮拦了……变化真大呀!”

    “我是说‘罗老头’,‘疯老头’是你说的。”

    “……我没有!”江冢确实是有些微醺了。

    松平义雄继续给她添酒“别辩解了,最后那几年,连清文……姐,都被他扔过笔筒,那时候可是罗中衡带头叫响的。”

    “哈,然后只有严永博当面喊出来过!”

    “是呢,那个小屁孩儿,自命不凡,心眼只有针尖大,全靠优越感撑着,没有的话整个人就崩了……和他并称荒已Ы恪疾蝗希疾蝗希 br />
    江冢主动一口酒下肚,仰头看着松平义雄有些模糊的面孔,吃吃笑起来“不认又怎样?老娘照样把他睡了……”

    松平义雄扬了扬眉毛,举杯赞叹,别无他言。

    江冢却又埋住了脸“原来我们已经到回忆往事的年纪了。”

    “哪有,只是有些事情值得回忆罢了。”

    “……骗人。”

    一杯红酒很快见底,江冢酒量不佳,今晚上尤其如此,昏沉沉趴桌上睡了过去。

    松平义雄轻转酒杯,数滴残沥,在杯壁上粘挂晃动。他的视线,仍然驻留在江冢那里,静静地看那边瘦削的肩背、凌乱的发幕……还有发幕间格外刺眼的一丝银白。

    他皱了下眉头,伸出手去,用了个巧劲儿,将那根白发连根拔下,放在指间捻动。

    数秒钟后,白发却似化为了水银般的液态物,维持不住之前的形态,转而渗透进松平义雄指尖的皮肤里去。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