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 第九一六章 血旗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九一六章 血旗

大周王侯 | 作者:大苹果| 2020-06-08 12:27 | TXT下载 | ZIP下载

    海东青不再搭理他,转向站在郭昆旁边的林觉,大声问道:“那一位可是叫林觉的么”

    林觉微笑拱手道:“正是在下,大寨主别来无恙啊。”

    海东青点头道:“很好,你在这里便很好。本尊正是来找你说几句话的。”

    林觉笑道:“找我大寨主抬举了。大寨主跟我有什么好说的”

    海东青冷声道:“正是要找你说话才对,你和我之间的恩怨不共戴天,你莫非全忘了不成”

    林觉呵呵笑道:“大寨主,你是说我杀了你儿子,毁了你的桃花岛的事情吧。没法子啊,你要杀我,我岂能坐而待毙。当年的事情谁是谁非,你心里也应该有杆秤。就算你将帐全算在我的头上,那也没什么。我全受着便是。我这个人不愿跟人争辩,做了便做了,我也不否认。”

    海东青长声冷笑道:“好,很好。我虽对你恨之入骨,但却不得不佩服你是个人物。能将本尊逼到如此地步的人不多,你可是头一个。当年你毁我桃花岛,害的我两个儿子惨死。我没去找你算账,你该感到庆幸才是。可你却偏不安分,本尊创青教,救赎万民于水火,替天行道之时,你却又跳出来坏本尊的事,这便是你的不地道了。你为何处处跟我作对”

    林觉哈哈大笑道:“大寨主,你这话说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你。我跟你之前是私人恩怨,现如今可是为了国家大义为敌。你是邪教反贼,我是朝廷命官,我们之间敌对,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么大寨主,咱们都是明白人,你糊弄百姓说什么替天行道倒是可以,但在我面前,还是不要说这些的好。你知道这话多可笑么你自己信么你不过也是野心膨胀,想当皇帝罢了。可惜的是,你有那个心,却无那种命,也没那个才能。这天下,唯有德者居之,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坐龙庭的。你怕是想多了。”

    海东青冷声笑道:“有德者居之坐在汴梁城里的郭冲是个有德之人么百姓为何要跟着我造反还不是他行苛政,逼得百姓们没有活路。天下百姓都是大周子民,郭冲对待他的子民又如何让他的子民没饭吃,没衣服穿,搜刮他们的血汗供他们享受,何曾关心他们的疾苦我青教之所以得人心,正是我给百姓饭吃,给他们庇护。谁有德,谁无德。你倒是给本尊解释解释。”

    林觉皱眉道:“大寨主,你想跟我辩,我便陪你辩一辩。朝廷或许有些过错,但却并非你说的那般夸张。你给百姓的是小恩小惠,而且是带着邪恶的目的而来,这可不是德行,恰恰是德行败坏之举。倘若不是你煽动蛊惑,百姓们怎么会误入歧途你不是救百姓,而是将百姓往火坑里推。朝廷的错,朝廷自会纠偏,自会给百姓交代。但你却借此机会造反,这便是犯了大忌。当然,对你而言,这不算什么。你本就是海匪出身,跟朝廷不共戴天。所以,跟你说这些其实没什么用。”

    海东青冷笑道:“朝廷的错便可以原谅,百姓们就该忍受朝廷犯错的代价便不能反抗么历朝历代,官逼民反,朝代更替,难道便全是大逆不道之举这大周的江山怎么来的还不是夺前朝江山而来我起兵造反怎么就不对了凭什么便是犯了大忌”

    海东青这几句话倒是让所有人哑口无言,是啊,如果造反便是大逆不道,那么从盘古开天之时,朝代便延续至今了,又怎会有朝代更替之事

    郭昆皱眉低声道:“妹夫,你可被他绕进去了,别跟他说了。”

    林觉微笑道:“无妨,他强词夺理而已,他不知道我意有所指。”

    林觉对着城下高声道:“大寨主,你造反是你的事,你想夺江山当皇帝那也是你的事,我所说的大忌可不是说这件事。你造反便罢,但是你勾结外敌造反,那便是犯了大忌。我问你,你用来拉拢人心的物资钱财粮食都是从哪里来的你用来武装教众的兵器盔甲都是哪里来的当年你在桃花岛上的那点家底可全被我给毁了,你带着人仓皇北逃,哪里还有这么多物资和兵器这些东西的来路,你可否交代清楚”

    海东青脸色大变,喝道:“这你可管不着。”

    林觉笑道:“你不说,我替你说。这些物资都是辽人供给你的是么你跑去跟辽人勾结,当辽人的内应来祸害大周,这便是你犯的大忌。辽人是什么人是觊觎中原的虎狼之国,耶律宗元即位后更是扬言要攻我大周。就算你不认自己是大周一员,你总是中原之人,总是华夏之民吧。勾结蛮夷之国来攻中原之地,你这叫吃里扒外,是华夏的败类。这便是你犯的大忌。你可以不忠君,不忠于大周。但你怎可不忠于生养你的这片土地。世上的事万般可恕,但唯此不可恕。说句犯忌的话,中原之地,张王李赵谁都可以成为江山之主,唯有蛮夷之族不可,那是断我华夏之根,亡我华夏之种。是最不可饶恕的行为。”

    “说的好”郭昆啪啪啪的鼓起掌来,城上众守军掌声如雷,均纷纷点头。其实林觉之言是犯了忌讳的,什么张王李赵都可当皇帝,这是大逆不道之言。但他的基本逻辑是为人所认可的。中原之地,打打杀杀自己抢来夺去,充其量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江山总不会落于外敌之手。但倘若引外敌入中原,这绝对是不可饶恕的。历朝历代,此事皆为大忌。当年五胡入侵,乱华夏之举已经成为所有朝代都必须警醒的噩梦,绝不可能再容许发生这样的是。这也是自隋唐而后,无论中原乱成什么样,都不会放松对外地的警惕之心。这已经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了。

    海东青勾结辽人的事本是秘密,但是一旦起事,他的秘密便无从保守了。因为护教军的装备已经暴露了一切。弯刀短甲马上轻弓,这都是辽人的标配。林觉之前曾经疑惑过海东青的财政物资的来源,他还甚至怀疑到是朝中隐藏着的什么人野心勃发所以资助海东青。甚至他还一度怀疑到了郭冰的头上去。但战事一起,当缴获了大批的辽人装备,以及部分教匪头目的口供对照之后,这个疑问便已经迎刃而解。一定是辽人资助的海东青,否则他不会如此迅速的崛起,他根本没有这么大的财力去支撑他所做的一切。

    海东青被揭穿了他最大的秘密,神色颇有些慌张。他岂不知这才是自己所犯的大忌。即便是手下教众,如果知道他勾结辽人的行为,怕也会颇有微词的。他当然不会承认。

    “一派胡言,全是凭空捏造。这些家当都是我打拼所得,跟辽人没有半点干系。你们朝廷中的人,个个都是无耻之徒,竭尽全力的污蔑他人,卑鄙无耻之极。林觉,郭昆,今日本尊不想跟你磨嘴皮子,本尊之所以来到城下跟你们对话,那是念及上天有好生之德,前来对你们进行最后的劝告的。倘若你们识时务,便该立刻献城投降,归降于我。本尊自会饶恕了你们。倘若你们执迷不悟,执意与我圣教大军作战,那么便休怪本尊不客气了。我青教铲除邪魔外道,从不心慈手软。本尊也同时忠告兴仁府中的百姓们,你们已经犯下了滔天大罪,倘若迷途知返,本尊或可宽恕。倘若依旧对抗,本尊攻下兴仁府之后,会清洗城池,所有对抗我圣教之人,将统统被清洗净化,无人可免。”海东青冷声高喝道。

    海东青森冷的声音响彻城上城下,所有人身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海东青说的很清楚了,倘若对抗,城破之后他便要屠城,杀的鸡犬不留。他来城下的目的就是为了说这些,威胁守城军民投降的。他的话也确实起到了一些效果,城头上下不少百姓吓得面如土色,瑟瑟发抖,不知该如何是好。

    林觉清朗的大笑声响起,打破了被威胁的恐怖气氛。

    “哈哈哈哈,海东青,你还是露出马脚来了。说什么救赎世人,无非也是顺我者活,逆我者死的勾当罢了。既然如此,就别装什么神棍了。拿出你海匪的本色便是,何必装的那么辛苦。你劝我们投降我倒也有些话想告诫你。海东青,你知道你这一辈子最倒霉的事情是什么吗那便是遇到了我。你的二儿子被我亲手给宰了,你的大儿子也几乎等于死在我手里,你的桃花岛毁在我手里,你想夺阳武打通西去的通道,可是又被我将你手下的孟祥所率教匪全歼了。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你难道还不明白,我林觉正是你命中的克星,是你永远逾越不过的高山么你此刻要跟我正面交战,难道心里便没有一丝胆寒么你劝我投降,我也劝你一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即刻下马受降,还可以倍降吧,海东青,你的末日已经到了,不要挣扎了,你已经穷途末路了。”

    “呸可恶之极。你是我命中的克星本尊之命只由天定,你算个什么东西。待我破城之后抓到你,我要将你全身的肉熬出油来点天灯。我要将你眼睛珠子挖出来,舌头勾出来,心肺掏出来喂狗,让你受尽世间酷刑而死,叫你知道跟本尊对抗的下场。”海东青失去了风度,极尽恶毒的破口大骂起来。

    林觉站在城头哈哈大笑,高声叫道:“泼妇骂街,海东青你也太没出息了。”

    海东青高声怒吼道:“立旗。”

    话音落下,他身后一杆血红色的星月大旗缓缓举起,刺目的红色在阳光下异常的耀眼。这血色大旗正是屠城的标志,立下此旗,便表示城破之后,兴仁府中将血流成河,鸡犬不留了。

    “即刻攻城。”海东青冷声喝道,拨转马头飞驰回阵。与此同时,号角和战鼓之声响起,圣女们的歌声响起,嘈杂和喧闹的诡异气氛之中,所有的护教军和教众们喉头滚动吞咽着吐沫,瞪大了眼睛,他们知道大战要开始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